《武昌读本》2017年第四期(四)
来源:区委宣传部 发表日期:2017年01月26日 字体大小: 【大】 【中】 【小】

  2017年1月26日 楚天都市报武昌读本

   过年不回家 忙并快乐着

  

  出镜人:鲍文娟   武汉地铁2号线洪山广场站值班站长

  

  出镜人:赵建赟   中铁一局城轨公司武汉地铁7号线12标顶管机负责人

  

  出镜人:古丽   湖北大学大四学生

  

  出镜人:李想柏武昌区中华路街环卫所环卫工人

  春节的脚步越来越近,归心似箭的你是不是早已踏上回家的旅途。家,是永远的港湾,也是永远的牵挂。回家过年,对于每个中国家庭都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如今,有越来越多的人在异乡工作或者生活,也总有些人,因为种种原因过年不回家。

  坚守是职责,忙碌却也骄傲

  “站台乘客较多,请注意疏导人流。”在地铁2号线洪山广场站见到鲍文娟时,如果不是身穿制服,手持对讲机,很难相信这位笑靥如花的90后江夏女孩,已经当了4年的地铁车站站长。

  洪山广场站是2号线与4号线的换乘站,而这两条线路,则是通往武昌火车站、汉口火车站、武汉站这三大火车站及天河机场的交通要道。尤其是春运期间,在该车站出入、换乘的乘客日均可达8万人次左右。2010年毕业后,鲍文娟便成为武汉地铁运营公司的一员。2013年初,地铁2号线刚开通试运营不久,鲍文娟便被任命为该站的值班站长。“接手这么大的站,当时压力还是挺大的。”鲍文娟说,自从那时起,她每天考虑的都是如何把车站运营、管理好。

  “作为服务人员,最重要的就是保证所有乘客的安全和便捷。”鲍文娟说,由于是双线换乘站,许多不熟悉的乘客仍会找不到相应的换乘站台,而她们每天做最多的便是为乘客指引方向。“尤其是老年乘客容易找不到站台,每次遇到有需要帮助的乘客,我们都会耐心指引。”鲍文娟说,为给乘客提供更好的服务,她们推行了一年的“微笑服务”,每天上班前,所有人员都要先练习接待礼仪和礼貌用语。

  由于地铁站采用轮班制,今年的除夕夜正好轮到鲍文娟值班,她也因此无法与家人团年了。“有点遗憾,但这也是职责。”鲍文娟说,去年9月她刚与丈夫喜结连理,而除夕当天,丈夫也要在武汉站高铁站台上值班。鲍文娟说,新婚后的第一个除夕都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坚守,让更多人能安全、快速的回家团聚,“这种感觉还挺让人骄傲的。”鲍文娟说。

  楚天都市报记者郭徽

  施工不停歇,武汉是我第二个家

  临近春节,武昌火车站内人潮涌动。回家的路上有人大包小包,有人一脸焦急,也有人满心期待。每个人虽各不相同,却挤向同一个目的地——家。而在离火车站地下12米深的地方,赵建赟和工人们正在调试顶管机。今年2月底,这部机器便能在中山路下方打通一条人行过街通道,方便来往客流出入火车站。

  “过几天顶管机就要正式开始推进作业了,工期紧张离不开人。”31岁的赵建赟来自甘肃天水,原本是盾构队的大队长,因工程需要临时调到顶管机作业队。地铁武昌火车站站是4号线和7号线的换乘站,目前,每天都有大量乘客,经由已开通运营的4号线到达火车站,而在中山路上仅有的一条过街通道,在人流密集时无法及时疏散人群。“今年底7号线开通后,这条过街通道也将随之启用。”赵建赟说,到那时旅客进出便会更方便快捷。

  “地铁2号线、3号线、4号线、6号线都曾干过,武汉都成了我第二个家。”2009年,赵建赟来到武汉建地铁后,便很少回家,今年也是他连续第三年没能回家过年了。“平时都是家里人来武汉看我,小住一段时间。”赵建赟说,两年前孩子出生,父母从老家赶来帮忙照料,一家人就在武汉团聚。今年春节小姨子结婚,父母和妻子带着孩子回了老家,只剩下他一人留在武汉过年。“现在手机、微信联系起来都比较方便,没准还能看到婚礼的远程直播呢。”赵建赟说,虽然春节时家人不在身边难免有些寂寞,但彼此的牵挂,也能让天涯近在咫尺。

  楚天都市报记者郭徽

  通讯员杨林王璇

  和同学过节,热闹不孤单

  24岁的新疆姑娘古丽是湖北大学大四的学生,对她来说,每一次回老家都是一趟艰苦的旅程,光一趟单程火车就要坐约40个小时,还要再转乘汽车,单程路费下来至少需要600元。不过,这并不是古丽留在学校的主要原因,“3月份要应对国家公务员面试,只能利用过年的时间,抓紧把毕业论文赶起来。”古丽说。

  虽说还没有毕业,但古丽已经积累了不少的社会实践经验,春节前她才刚刚完成一份家教工作。“我是化学系的师范生。”从高中毕业那年起,古丽就开始在外做起了家教,后来又利用寒暑假的时间,回老家新疆的一所高中实习代课。

  未来的路应该怎样走?古丽选择了报考公务员。去年下旬,古丽报名参加了国家公务员的考试,她报考的职位是新疆某地方税务局。原本古丽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只为积累经验,可考试结果下来后,却让她和家人大跌眼镜,“没有想到裸考也能过。”

  “笔试时没有拼尽全力,但面试就一定要好好准备了。”权衡再三,古丽最终决定留在学校将毕业论文赶完,为接下来的国考面试留出时间。对于古丽不回家过年的决定,家人也都是无条件地支持,“父母希望我能抓住这次机会。”

  “不能回家过年肯定有遗憾,但我留在学校也并不孤单。”古丽告诉记者,包括她在内,学院共有5个少数民族同学留校过年,今年除夕,大家准备在外面买些食材,回宿舍做一顿新春大餐。

  楚天都市报记者余渊

  来汉28年,回家过了一次春节

  “不是不想回家,而是确实脱不了身……”李想柏是云梦人,在武昌区中华路街做环卫工已有28年的时间了,他回忆说,除了结婚那年回过一次老家外,他已在武汉过了27个春节。

  在老家,李想柏有父母和兄妹,对他来说,回家过年是一种奢望。

  10多年前,妻子陈师傅也来到武昌,和丈夫一起在中华路街扫地。这样,两人才得以“一起过春节,一起照看孩子”。虽然条件艰苦,但在武汉有了一份工作,小日子过得苦,两人也很乐意。

  令他感到欣慰的是,前年,中华路街给他这样“老资历”的环卫工分了“环卫公寓”,“是个小套间,有单独的厨卫。”李想柏很知足,“过年前我去买了副春联贴上,为小屋增加了些节日气氛,毕竟,在这座大城市,我也算是有个小家了。”说这话时,李想柏嘴角露出微笑,“这是我到武汉20多年来,最开心的一件事”。

  “对我们来说,过年,就是一家人聚在一起,好好地吃顿饭、谈谈心,”李想柏说,两个孩子均在武昌上学,平日里由于工作忙,也没太多时间陪孩子,所以它很珍惜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

  中华路街辖区有户部巷、武昌公园等多处旅游景点,春节期间人气特别旺,给清扫保洁工作带来了很大困难。中华路环卫所采取延长工作时间的办法,每年春节期间,李想柏和同事们每天都要连续工作十多个小时奋战在清扫第一线。

  “环卫工作虽然简单,但是停不下来。尤其是过年过节,生活垃圾比平常多很多。”他说,春节就是图个热闹、喜庆,“这个时候我们苦点、累点,但能让大家过个好年,这都没什么。”

  楚天都市报记者李庆

?打印本页?? ?关闭??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