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日报城区读本》2016年第6期.城管风采 (8月25日)
来源:区委宣传部 发表日期:2016年08月30日 字体大小: 【大】 【中】 【小】

2016年8月25日 长江日报

  最美城管?请为他们点赞

  

  王金玲与姜国文纸笔交流

  

  李红梅劳模创新工作室成员在江边合影

  

  付国炬在用水车后炮进行路面清洗作业

  

  装备精良的城管特勤队员

  

  张军在高温下修剪病害树枝

  

  公厕疏捞班组工作人员在吸污机前合影

  因为一段跨越14年的“纸笔对话”,城管与摊贩成了彼此牵挂的亲人。为了城市洁净,他们日复一日挥动着手中的扫把。他们整天与脏臭为伴,为的是让市民少见脏、不闻臭……

  举牌哥、核桃姐,武昌城管从来不缺典型。奉献坚守,城市有了秩序;柔性执法,城市有了人情味。在平凡的岗位上,他们不忘初心,用行动诠释这个职业。

  武昌“最美城管”,请为他们点赞!

  14年“纸笔对话”显城管柔情

  “城管是为了让这个城市更美,如果一个城市没有人情味,永远谈不上美好。”

  “天热了,早点收工回家,莫中暑了!”近日,聋哑擦鞋匠姜国文收到了一条这样的短信。

  发短信的是区城管委水果湖执法中队党支部书记王金玲。

  城管与摊贩,人们眼中的对立面,因为一段跨越14年的“纸笔对话”,而成为彼此牵挂的亲人。

  2002年,占道擦鞋的姜国文被王金玲所在的水果湖街城管中队暂扣谋生工具,急得他拉上80岁的老母亲到中队说理,“啊啊”叫着,泪流满面。

  王金玲意识到他是个聋哑人,便拿来纸笔,尝试与他交流。60岁的姜国文是家里的“顶梁柱”,不仅要照顾老母亲,还要供儿子读大学。修鞋摊,支撑起了一家人的生计。王金玲多方征求意见,最终将他的修鞋摊安置在一处洗车点内。

  从此,王金玲与姜国文便开始了一段长达14年的“纸笔对话”。

  擦鞋摊边,人们常常能看到两人时而用手势比划,时而纸笔“交谈”。翻看 “手谈笔记”,大多是一些简短的对话。“天冷了,出去要记得多穿点衣服”、“记得了,谢谢您!”;“快过年了,我教你剪窗花吧””、“好,你是好人!”……

  一个本子,几张纸片,甚至报纸的一角,都成为他们交流的场地。

  14年来,每逢节日看望老姜成为王金玲的必修课;寒暑交替,王金玲为他送去换季衣物;老姜生活拮据时,王金玲送来了米面;老姜母亲去世、儿子毕业、结婚,王金玲像亲人一样张罗。

  后来,老姜配了手机,两人交流更方便了。见面时纸笔对话,见不上面就发手机短信。

  去年,年事已高的姜国文关了他的擦鞋摊,转做清洁工。这样的交流也没断过。

  从事城管25年,王金玲与马路相伴,与小商贩为友。经她的手,冲突变成了谅解,对立变成了朋友。王金玲的秘诀就是:以诚处事,将心比心。

  李红梅劳模创新工作室

  这支清洁队“名角”迭出

  李红梅劳模创新工作室,用行动刻出了新时期“城市美容师”、“生命守望者”、“暖心环卫工”等多张名片。

  7月5日晚,特大暴雨造成全市多条道路严重渍水。6日,55岁的伍建洪站在张之洞路的积水中,手举“前方渍水,请绕行”的安全提示牌,提醒车辆和行人绕行。这一幕,感动了无数网友,他的事迹被改编成湖北大鼓《最美举牌哥》。

  伍建洪是武昌区城管委大桥清洁队的一名环卫工,也是李红梅劳模创新工作室的成员。

  短发、大大咧咧、语速快得像打机关枪,这就是李红梅。因为放弃公务员身份,转型干环卫,她成了武昌环卫系统的“名人”。

  1990年大学毕业后李红梅到武昌区环卫局成了一名公务员,1998年机构改革,李红梅被调整到厕管站当工人。消沉了几天的李红梅开始适应新岗位。从厕管站工人到副站长到大桥清洁队队长,再到武汉市劳模,李红梅的身份不断转变,但本色始终未变。

  2014年,以其名字命名的劳模工作室——“李红梅劳模创新工作室”,被武汉市总工会授牌。2年来,工作室涌现了不少“名角”。

  2015年,以李红梅工作室为原型创作的微电影《我的环卫姐》播出后,引起网友热棒。

  武昌火车站清扫班环卫工张钢珠,每天义务为群众指路、几年来捡拾交还群众失物上百件。

  武珞路清扫班环卫工周命,收留走失大学生、助其与家人团聚。

  护栏班班长万崇国,6年未休息一天,风雨无阻开展每日班训、实现护栏班零安全事故。

  护栏班环卫工程莫香,陪伴走失小女孩找妈妈,救助极寒天气醉酒倒在路边男子。

  大桥环卫工涂晓珍,8年救起5名轻生者,被评为“中国好人”、“荆楚楷模”。

  李红梅劳模创新工作室,用行动刻出了新时期“城市美容师”、“生命守望者”、“暖心环卫工”等多张名片。

  武昌区城管委二桥清洁队副队长付国炬

  环卫工受聘企业技术顾问

  360°鸭子嘴、道路梯次冲洗作业、黄线靶向清洗……这些安装在武昌环卫洒水车上的发明和创新,都出自付国炬之手。

  近日,武昌区城管委二桥清洁队环卫工付国炬受聘为一家环卫设备生产商的技术顾问。付国炬既是武昌二桥清洁队一位普通的环卫工人,也是环卫工中有名的发明达人。

  360°鸭子嘴、道路梯次冲洗作业、站卧石清洗侧刷、排枪作业法、黄线靶向清洗……这些安装在武昌环卫洒水车上的发明和创新,都出自付国炬之手。

  1991年,付国炬成为第一批驾驶环卫洒水车司机,爱动脑筋的他便开始了发明和创新。

  面对每天出土工地引发的路面污染,靠传统洗路方式行不通了。付国炬在洒水车出水口做起了文章:把水枪变成“鸭子嘴”形,出水由过去的线形变成了扇形。效果立即显现:清洗面积变大;“鸭子嘴”上加一个阀门,调整方向,实现360°旋转。这项发明颠覆了传统环卫洗路方式,过去几个人一天洗不完一条路,现在一个人一天可将一条路清洗好几遍,每年节约成本100万元。

  洗路污染车辆、冲脏行人衣服。付国炬琢磨出“排枪处理方法”:在水车车身底部加装一个可调整角度的排枪,车子底部出水,不会溅到行人身上,侧后方紧跟一台吸污车,达到了路面见湿却不积水,既不扬尘也无泥浆,恢复路面既快又不扰民。武昌在全市率先实现白天不洗路。

  付国炬提出给车辆添加右侧刷,避免作业车辆逆行的安全隐患。他还率先提出清洗黄线,为此他对老车进行改装,装上小喷头,洗出来路面不仅干净,冬天还不容易结冰,这两条黄色的“生命之线”终于亮了。

  付国炬通过改造,解决了站卧石人工清洗的难题。通过对福建龙马水车配套的长管进行分段,解决局部损坏换整根的问题,为队里节约了大笔的材料成本。

  正是这些发明和创新,让洒水车的效率更高,马路清洗得更干净。8年来,付国炬完成7项发明和创新,节省资金700多万元。

  武昌区城管委特勤队

  城管“特种兵”危难时刻挺在前

  特勤队俨然一支“特种兵”,装备一流:队员头戴防暴头盔,身穿防刺背心,戴防割手套,手持盾牌。

  7月6日,特大暴雨造成武昌区涵洞积水严重,武珞路四巷由于渍水较深,道路通行能力受阻。副队长王海山带领特勤队员在齐腰深的渍水中浸泡6个多小时,游泳涉水施救被困居民和被淹车辆。

  这支特勤队是武汉市城管系统首支24小时备勤的军事化管理队伍,组建于2015年。由42名部队退伍军人组成,其中有15名中共党员。

  特勤队俨然一支“特种兵”,装备一流:队员头戴防暴头盔,身穿深色制服和有“特勤”字样的防刺背心,手戴防割手套,手持盾牌。队伍组建至今,参加大小执法活动上百次,未发生一起执法纠纷事件。

  除了副队长王海山是80后,其他队员都是90后。王海山2006年从部队副连级干部转业来到城管战线,10年来兢兢业业,将军人的雷厉风行、令行禁止的作风带到工作中。在日常训练中,按部队出操和训练大纲执行,平时24小时处于备勤状态。拿最平常的体能训练来说,每人每天必须完成120个俯卧撑,每周2次以上10公里跑,还有大量的体能和队列训练项目。训练之余,每天开展法规和思想教育,不断强化文明执法、规范管理意识。

  特勤队训练有素。每到一处拆违点位,只需一声口令,队员马上形成双排“U”形队形或横列队形,将围观者与拆违现场分离开来。虽然现场人员众多,不时有围观者指点、谩骂甚至推搡,但他们始终保持队形,没有任何肢体动作。

  武汉进入防汛抢险关键时期,特勤队一直坚守岗位。7月6日凌晨4时许,雨势持续增大,武昌区各涵洞积水严重影响通行。王海山接到指令,带领特勤队驻守涵洞,对过往行人和车辆进行安全提示和疏导,保障群众的安全。凯旋名邸小区渍水齐腰深,队员们帮助居民转移受灾渍水车辆,在一些不能行走的区域,他们游泳上前,将居民背离深水区,许多人赤膊上阵,群众深受感动。

  武昌区城管委绿化队队长张军

  城市园林的“植物医生”

  “如果说环卫工人是在给城市洗脸,那么绿化工人就是在为城市美容。”

  7月9日上午,武昌区新生路长江堤防外,几台吊车和升降车轮流作业,园林工人陆续对浸泡在江水中的4株大树进行切枝处理。类似这样的“植物保卫战”,防汛期间一直在江城公园、街头上演。

  武昌区城管委绿化队队长张军介绍,长江堤外这几棵大树,在水中浸泡时间过久出现了歪斜,有可能改变堤防现有的受力状态,给防汛添乱。所以在保留主干的前提下,全部修剪掉这些枝干。

  抗灾防汛期间,张军连续20个日夜没有回过一次家,父亲生病住院,张军只能电话嘱托家人照顾父亲,自己却咬牙坚守岗位。他带领40余人的绿化队突击队,连续8个昼夜奔忙在绿化抢险第一线。

  为保障防汛通道畅通,张军带领人员在茂密的树林里修剪。绿化队还成立了12人的“党员防汛突击队”,24小时值守,应对各类突发的险情。

  来不及歇口气,又遇上高温,绿化队又得忙着给植物“补水抗旱”。张军说,7月出梅以来,白天温度高,只能选择傍晚和清晨浇灌,面积范围小的景观带还要靠人工浇灌,他们特意安排了12名绿化队员实行“两班倒”制,24小时轮流“照看”苗木。

  忙是张军的常态,他早已习以为常。2004年调入绿化队,2014年竞聘任绿化队队长,主持全面推进绿化养护市场化,当年武昌区市场化推进率就达到100%。他还促进绿化队工作由“生产型”向“管理型”转型,努力把城市道路绿化管养工作做精、做细、做实。

  张军说:“武汉打造城市升级版,对绿化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如果说环卫工人是在给城市洗脸,那么绿化工人就是在为城市美容。”

  武昌区城管委公厕疏捞班组

  扛沙袋跳进粪水筑防护堤

  “我们每天与脏、臭多打点交道,市民如厕时就可以少见脏、不闻臭。”

  7月,武汉遭遇特大暴雨,武昌区16座公厕遭遇不同程度渍水,最严重的白沙洲丁公庙公厕渍水深及胸部。区厕管站部长黄飞带领公厕疏捞班组,来回深入多家积水公厕,在粪水中用沙袋筑护防堤、清理污水、转移受灾厕管员。

  41岁的黄飞是一名老厕管,入职21年。刚参加工作时,为尽快熟悉全区厕所方位,他每天骑自行车穿梭在240多个公厕间。2个月后,他就记下了所有公厕的位置、化粪池、蹲位、疏捞频率,年纪轻轻的他被誉为武昌公厕“活地图”。

  2005年起,黄飞走上厕管站领导岗位,成为武昌的“公厕管家”,管理着300余个公厕。

  全市公厕取消收费改革,武昌区在全市首创公厕“承包制”。为保障公厕24小时全天候、节假无休保洁,又解决外来公厕管理员的后顾之忧,武昌区大胆推行“夫妻档”公厕保洁员,公厕管理员夫妻共同保洁1—2个公厕,吃住在管理间,轮休保洁。目前,公厕“夫妻档”达到80%,确保公厕保洁无空当。

  黄飞介绍,目前武昌区有公厕300余座,平均一天疏捞两座公厕(俗称“掏粪”)。每次疏捞时,黄飞和疏捞员全部“裸着鼻子上阵”,在公厕间穿梭,自然而然就对臭味“免疫”了,也因此闹过笑话和尴尬,乘车时有人避让、捂鼻。

  黄飞说,参加工作20多年,见证了公厕疏通工作从人工的扁担挑、板车运,到现在的机械化作业的进步历程。但遇到管道堵塞时,他们还是要下到粪坑里人工疏通。黄飞表示:“我们每天与脏、臭多打点交道,市民如厕时就可以少见脏、不闻臭。”

  本版撰文:

  记  者 李  咏

  通讯员 殷莉红

  郭悦琪

  汪雅玲

  彭雪琴

  梁黎薇

  本版摄影:

  记  者 胡九思

?打印本页?? ?关闭??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