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日报城区读本》2016年第5期.红色武昌
来源:区委宣传部 发表日期:2016年08月30日 字体大小: 【大】 【中】 【小】

那些牺牲在武昌的革命先烈

2016年7月1日 长江日报8版 大成武昌

 

    一批有着坚定信仰的共产党人在武昌英勇牺牲,用生命诠释共产党员的称号。

    毛泽东的结拜兄弟——施洋大律师,为了工人利益喋血武昌小洪山;年仅21岁的共产党员陈定一,在北伐军攻克武昌城前夕,为保存完整武昌城劝降军阀而不幸牺牲;叶挺独立团一营长、共产党员曹渊,为攻克武昌城牺牲城下。

    还有一批革命者在武昌战斗过。比如,武昌土生土长的青年领袖恽代英,被叛徒出卖而牺牲;武昌地下市委书记李芸生,牺牲在南京雨花台;武昌走出去的中共一大代表陈潭秋,在新疆英勇就义;“抗联女英雄”赵一曼,在武昌的武汉军事政治学校女生队学习过。

    劳工律师——施洋喋血小洪山

    烈士曹渊

    烈士施洋

    从风景如画的武昌小洪山南坡拾阶而上,便是施洋烈士陵园。陵园里建有施洋墓、施洋纪念碑和施洋塑像。

    施洋,原名吉超,号万里,后改名洋,号伯高。1889613日生于湖北省竹山县的一个书香世家。

    1914年,施洋到武昌求学。先选择了警察学校,后来考入湖北私立法政专门学校法律科攻读法律。

    1919年初,施洋领到律师执业证书后,正式成立了“施洋律师事务所”。他在工作中忠于职守,主持正义,维护人权,赢得了人们的普遍尊重和赞扬。加入武汉律师公会后,他即被选为副会长。他的收入大都用来伸张公理,维护工人阶级的利益。广大贫民亲切地称他为“劳工律师”。

    1921年底,施洋在长沙与毛泽东、孔庚三人结拜为兄弟。19226月,经项德隆(项英)介绍,施洋加入中国共产党。192299日,粤汉铁路沿线各站工人举行罢工。武昌徐家棚站由林育南、施洋领导。经过广大工人的不懈斗争,当局最终被迫同意工人们提出的条件,罢工获得全胜。

    192321,施洋以湖北全省工团联合会法律顾问身份到郑州参加京汉铁路总工会成立大会,反动军警包围会场,恐吓破坏。他不为所动,仍然镇定自若发表演说,以示抗议。回到武汉后,他又参与领导了24日京汉铁路工人为争取组建总工会而举行的政治大罢工。在声势浩大的游行队伍中,施洋和时任京汉铁路江岸分工会负责人的林祥谦走在队伍的最前面。

    26日,在汉口江岸举行的支援京汉铁路工人万人大会上,施洋以武汉工团联合会法律顾问的身份发表慷慨激昂的演讲,痛斥军阀吴佩孚假“保护劳工”真镇压群众的罪行,号召工人群众“一定要坚持斗争,不胜利决不上工”。

    吴佩孚在帝国主义的支持下,密谋策划对罢工群众进行血腥大屠杀,对施洋律师下毒手。许多好心人担心他的安全,劝他暂时躲避一下。他却说:“怕什么!为劳动阶级的利益奔走呼吁,是我的职责。不牺牲不奋斗是得不到胜利的。”

    27下午,吴佩孚、萧耀南派军队包围京汉铁路江岸分工会和工人居住区,进行惨绝人寰的大屠杀,200多人中弹受伤,37人倒在血泊之中。当晚,施洋回家不久被捕。   

    施洋在拘押期间,每到一处都要进行慷慨激昂的演说,以鼓舞斗志,打击敌人。

    施洋在狱中还以顽强的斗志和惊人的毅力写下了著名的《伯高狱中七日记》,详细记载了被捕和审判的经过、狱中审判情况及监狱制度的黑暗。

    施洋坚贞不屈的革命气节,令反动军阀们气急败坏。他们在报刊上用特大号字登载“不杀施洋,京汉路不能通车”。吴佩孚电令湖北督军萧耀南将施洋秘密杀害。215清晨,施洋身穿灰色长棉袍,脚穿一双黑布棉鞋,神态自若,昂然走出牢门, 被军警押到洪山脚下刑场上。施洋振臂高呼:“劳工万岁!”他牺牲时年仅34岁。

    当施洋被杀害的消息传出后,武汉人无不悲痛万分。在中共党组织的关怀下,人民群众冒着生命危险将其遗体收殓,停放在武昌城外江神庙里,后由江岸铁路工会和武汉人力车工会将其灵柩安葬在武昌宾阳门外洪山脚下,墓碑上刻有“施洋先生之墓”6个大字。

    19392月,毛泽东在延安举行的“二七”纪念大会上高度评价:“施洋同志的牺牲,证明了中国共产党是工人阶级自己的政党,是最保护工人阶级利益的。”

    1953年,武汉市总工会为纪念施洋烈士,在武昌洪山修建了施洋烈士陵园。1957年董必武同志亲笔题词:二七工仇血史留,吴萧贻臭万千秋。律师应仗人间义,身殉名存烈士俦。1958年,江岸修建“二七”革命烈士纪念馆和“二七”烈士纪念碑,毛泽东亲书碑名。19966月至19984月,武汉市政府投资500万元对陵园进行扩建改造。

    精神永恒——陈定一就义火巷

    21世纪的今天,当人们走在武昌解放路繁华大街上,没有人知道一位风华正茂的共产党员曾牺牲于此。90年前,这位21岁的共产党员为打倒军阀而身首分离,头颅被悬挂在武昌城内长街(今解放路)火巷口“示众”。他就是生命短暂、精神永恒的陈定一烈士。

    陈定一(1905-1926),原名陈学灏,出生在汉口易家墩一户贫苦农民的家庭。他13岁时才考入省立第一师范附小,就读两年后,很快就以出类拔萃的成绩被保送进入省立第一师范学校。经人介绍,他参加了董必武、陈潭秋等在武汉教育界组织的进步团体。1924年,他被选为湖北省学生联合会主席。不久,他就遭到军阀政府的通缉。为了继续从事革命活动,他冒名顶替本校一位业已退学的同学的名字,从此改名陈定一。

    1925年,他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后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团结民众,运用民众的力量推翻军阀统治者,赶走列强,这是当时斗争的中心任务。为此,陈定一在武汉三镇忘我地奔波。国共第一次合作,他从事统战工作,先后担任过国民党湖北省党部监察委员、汉口特别市党部第一届执行委员、组织部长。自此,陈定一结束了学生生活,成为职业革命者。

    为把反帝反封建军阀的斗争引向深入,党组织通过湖北学生联合会,首先发起了“反吴”运动(当时控制湖北的直系军阀吴佩孚)19251225日,湖北学生联合会在武昌召开了两万多人参加的声势浩大的“反吴”国民大会,汉口各工会均派有代表参加。陈定一在会上作了慷慨激昂的演讲,公开揭露吴佩孚为了筹款养兵,在湖北滥发军需券,任意将盐加价,敲诈勒索湖北人民的罪行。他呼吁武汉各界团结一致,驱逐反动军阀吴佩孚。这次大会,对湖北全省掀起“反吴”的群众运动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19263月,他作为汉口特别市党部代表,参加了在南京举行的营建孙中山陵墓奠基典礼。428,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汉口组织成立,陈定一任学生运动委员。他奔走于武汉三镇,秘密发动市民反对军阀统治。此时,盘踞在武汉的军阀极度恐惧革命形势的迅猛发展,千方百计残酷镇压革命。一方面派“稽查”四处活动,探察革命党的领导机关;另一方面派巡查队捕杀革命党人。党组织考虑到陈定一经常公开从事革命活动,处境异常危险,指示他昼伏夜出,改装露面,同志们也劝他注意安全。但由于迎接北伐军的工作十分繁重,他全然不顾个人安危,“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仍然不分昼夜奔波于江南江北,并深入反动军队内部做宣传策反工作。813,由于有人告密,陈定一在武昌新市场附近被事先埋伏的侦探逮捕入狱。敌人严刑审讯,他坚贞不屈,严守党的机密,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崇高的革命气节。党组织虽多方营救,但未能奏效。1926827日深夜,敌人在武昌火巷口对他下了毒手……

    192610月,北伐军攻克武昌后,缝合了陈定一的身首。1217日,董必武主持了在武昌首义公园召开的追悼陈定一烈士大会,《汉声周报》也发表了悼念他的文章。追悼会后,陈定一烈士被安葬于武昌洪山东南麓。在烈士就义的火巷口,竖碑纪念,以昭英烈。

    1935年修建拓宽中正路(原名长街,今名解放路)时,将陈定一烈士就义纪念碑移至武昌蛇山南侧(现武汉长江大桥武昌桥头处附近)。新中国成立后,武汉市人民政府将烈士墓迁葬于武昌石门峰公墓。

    陈定一烈士生命虽短暂,奋斗精神却永恒。他用自己年轻的生命谱写了一曲埋葬旧世界的战歌!

    烈士陵园里的施洋塑像

    留书攻城——曹渊血洒武昌城头

    武昌洪山南麓,坐落着邓小平题名的独立团烈士陵园。陵园内傲然挺立着191棵碧柏,象征着北伐军攻克武昌阵亡的独立团191名壮士的威武英姿。一尊曹渊烈士的半身铜像在中间,代表着共产党人的英勇顽强,一座北伐纪念碑高耸入云,祭奠着为打倒军阀而献身武昌的革命官兵。

    叶挺独立团随北伐军一路从广东打到湖南,一路过关斩将,攻克汀泗桥顽敌,连克咸宁、贺胜桥敌军的坚固防线,于1926831日直逼武昌城下。

    曾在两次东征和平叛战争中屡立战功的独立团第一营营长曹渊(19021926),是安徽寿县人。19245月入黄埔军校第1期学习,并加入中国共产党。1925年随教导团参加东征,北伐时任国民革命军第四军独立团第一营营长。他在北伐前一封信中说:“多次作战,只限于广东,不能快点打倒军阀,打倒帝国主义之愿,现已入湖南,不久将与帝国主义之第一忠奴,天字一号之吴大军阀相见于战场,我誓当以我热血灌溉革命之花也。”

    武昌城背靠大江,与汉阳、汉口隔江相望,鼎足而立。在武昌城里的反动军阀2万多人企图凭借险要地势、坚厚城墙和齐备枪炮,负隅顽抗。

    831夜北伐军试攻失败后,92国民革命军在武昌余家湾车站召开会议决定正式进攻武昌,以李宗仁为攻城总指挥。由第四军攻通湘门、大东门一线,第一军第二师攻忠孝门(小东门)至东北城角一带,第七军之第二路攻中和门至望山门一带,第四军之第十二师在洪山担任攻城总预备队。攻城的北伐军和参战的民众虽已逼近武昌城下,但在守城敌军枪弹扫射下,只能远围不能近攻。93日,北伐军各奋勇队架梯攻城,遭到敌军猛烈扫射,第一次攻城失败。

    94日,北伐军各部挑选精壮勇士组成奋勇队,准备再度攻城。独立团官兵同仇敌忾,纷纷写好家书,留下衣物,誓与军阀血战到底。曹渊所率第一营,经叶挺团长指定为独立团的奋勇队,担任宾阳门至通湘门一线的攻坚任务。

    95凌晨,炮声隆隆,火光冲天,第二次攻城开始。七军十四团奋勇队携带木梯,爬上民房屋顶强行登城。守城敌军将大量火药包、爆破物掷下,预先已浇了煤油的民房立即起火,一时火焰腾空,热浪袭人。十四团奋勇队受阻于火,被迫由保安门城脚退至中和门,与十五团会合。十五团奋勇队接近城墙时,敌尚未还击,正举架木梯登城时,敌人的子弹密集地射来,奋勇队虽努力攀登但伤亡惨重未能奏效。四军七师两支奋勇队设法接近城墙根,至城脚15米处,敌将炸药包、炸弹凌空掷下,又从城墙突出部位向攻城勇士射击。梯子仅靠上城垣,奋勇队即已牺牲过半,而后续部队又受阻于敌人强大火力,不能继续跟进。独立团一营在营长曹渊带领下,突进到通湘门下。攻城前,曹渊对各连长、排长说:“我是营长,我先爬城,你们继上。”而后率先拼死登云梯,攀高墙。抢登上城头的一批勇士与10余倍于己的敌人展开了肉搏战,终因力量悬殊,大多壮烈牺牲,破城未能成功。年仅24岁的营长曹渊血洒武昌城下,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实现了他在黄埔军校时“生命献于革命”的志愿和北伐时立下的“以我热血灌溉革命之花”誓言。

    由于强攻不易得手,北伐军在攻克汉阳、汉口后决定对武昌实行封锁围困,30多天才瓦解分化了敌军,最终于1010攻克武昌城。从831101041天的武昌围城战,以北伐军全胜而结束。北伐军在围城战中死伤达1000多人,叶挺独立团牺牲191名官兵。战后,经叶挺提议,独立团将曹渊及第一营所有攻城阵亡的l9l名官兵遗体葬于武昌洪山南麓,并立“国民革命军独立团攻城阵亡官兵诸烈士墓”。墓碑上刻有阵亡勇士的姓名和“精神不死”、“主义之花”等铭文。

    后来,叶挺专程到曹渊家乡,找到曹渊父母和妻子,从衣袋里取出一张曹渊攻城的遗书,这是曹渊牺牲前亲自交给叶挺的,一直珍藏在他身边。他讲述了曹渊“留书攻城”的悲壮情景后,立起身,整了整衣装,向曹渊妻子敬了个礼,双手将曹渊遗书交到了她的手里。

    1938年,在周恩来、叶挺帮助下,曹渊遗孤曹云屏去延安学习参加革命。从此,曹云屏继承父辈遗志,走上革命的道路。新中国成立后,曾任广州市公安处处长、市委秘书长等职。

    新中国成立后,独立团烈士陵园修葺一新。1986年武汉市人民政府增建了北伐烈士纪念碑和曹渊半身铜像,徐向前元帅亲笔题写了“北伐战争中牺牲的革命先烈永垂不朽”和“曹渊烈士纪念碑”碑文。

    陈定一烈士就义纪念碑

    曹渊烈士纪念碑

?打印本页?? ?关闭?? ?返回顶部
?